注册 | 登陆 | English
关于我们ABOUT首页 > 关于我们 > Gene&I微周刊
公司动态发展历程公司简介公司愿景组织架构企业文化吉安得尔创业平台Gene&I微周刊
小白鼠在水迷宫(三)
时间:2017-04-26  浏览量:6297

如果你爱一只鼠,就把它放进水迷宫,因为这将使他成为“鼠中赤免”;如果你恨一只鼠,就把它放进水迷宫,因为绝望比死亡更加恐怖!——小白鼠

上个月,按实验室小主的安排,作为受试者亲历了为时10天的水迷宫实验。我绝想不到,这10天会成为我的炼狱,也造就了我的重生。

3、宿命

“也许这次,小主是真的想要我的命了!”

从第一次使用墙上的标记开始,到今天已经是第5天了。前面几天几乎是完全的重复,所不同的就是放进水里的位置总是在变化。但这一点儿也难不倒我,作为一只视力健全的白鼠,我完全可以看清墙上那些颜色醒目的标记。反正我明白从哪里出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尽快弄明白终点在哪里。不用说,我的表现也是与日俱进,昨天更是一下水就直奔台子,以至于小主干脆取消了我的重复实验。“也许这次试验就快结束了”,昨天熄灯的时候我这样想着,已经在准备对整个实验过程进行综合的复盘总结,“它们说得对,这就是个普通的实验……”,我睡了几天以来最好的一觉。

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一半的恐慌都来自于意外,越意外,越恐慌。所以当没能在无比熟悉的位置踩到台子时,我无比意外,也无比恐慌!四肢拼命地划动,眼睛拼命地望向墙上的标记,脑子里拼命地计算台子的位置。没错啊!难道台子比以前更低了?我试着把脚向更深的地方探下去,甚至连尾巴也不停地摇动,希望能扫到再次被藏起来的台子。一无所获!难道是我记错了?我离开原来的位置,游到几天以来我被放置过的那些出发点,一遍一遍地重新看重新游,可每次都是同样的终点,同样的失望!体力被徒劳地消耗,失望也渐渐演变成绝望,空旷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五个大字:“小鼠 的 宿 命”,彻骨的凉意瞬间传遍全身,“也许这次,小主是真的想要我的命了!”

小鼠的宿命,是我们每一只小鼠都会接受到的启蒙教育,通常是在断奶的那天由妈妈告诉我们。身为小鼠,即当以全身为小主们服务,全身的意思,就是生命,这就是小鼠的宿命。刚刚被启蒙的时候大家都懵懵懂懂,但很快我们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我们中的小伙伴,经常被小主拿出去,过了一阵子再被放回来。我们问它发生了什么,它也说不出来,大多数时候是觉得睡了一觉,有些时候则是被喂了些东西,反正也不难吃。但慢慢地,这些小伙伴身上就发生了(可怕的)变化,有的胖得离谱,有的一条腿渐渐不能行走。更有严重的已经不能走直线,只会不停地绕圈,问它为什么总绕圈,它目光痛苦而迷茫,眼睛望着不远处的食盒,说其实只是想过去吃点东西。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有越来越多的小伙伴自从被拿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不想变成它们的样子!”这句话每天在我心里无数遍地喊响。我知道口号是没有用的,而运气也靠不住,我必须得做点什么。做什么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听小主们的谈话。小主们的语言和我们小鼠完全不同,而且比我们复杂得多,有许多话我至今无法理解。饶是如此,我也已经是能听懂最多小主语言的小鼠了。我发现关乎我们命运最重要的一对词汇就是“实验组”和“对照组”。我自己一直是在对照组里,而那些实验组里的小伙伴,我就没见过有好结果的。我也跟别的小伙伴交流过,它们说是我的命好,也不是所有对照组都这样的,有的对照组反而更难受。我不关心这些,我关心的是如何才能保持目前的状态。如果能以这样的状态为小主服务一生,那也挺好,毕竟每天吃喝不愁,连床铺也是定期清洁的。

小主们在实验时会说很多的话,大多数都与我们无关,但我不敢有丝毫疏忽,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命运再次眷顾了我,终于有一天让我听到一个似乎可以决定我命运的词:拼。当时也许一个小主正在给一批小鼠分组,另一个小主不经意说了一句:“把葫芦头留下吧,它挺拼的”。我听在耳中如雷声般响。我不明白“拼”是什么意思,只有努力向外张望,终于看清了小主口中的葫芦头是谁。我开始尽一切可能去观察那个家伙,可是结果却很失望。那家伙看起来简直是个疯子,整天在笼子里不停地运动转圈,然后就是拼命吃饭喝水。“这家伙,真是个葫芦头,不是累死也会饿死”,我的观察最终给出的是这样的结论。直到有一天,我偶然看到它在试验中的表现,才知道自己错得多么厉害。

那是巴恩斯试验,是到那时为止我所经历的最恐怖的试验。一个很大的圆形高台,不知为什么会那么亮,亮得眼睛都睁不开。我看到前面的很多老鼠上去后都惶惶然不知所措,但葫芦头是个例外。从被放到台子上那一刻起,它就没有停止过跑动,而且跑得很快从不犹豫,很快它就发现了圆台周围有洞。虽然那些洞都是空的一不留神就会从台子上掉下来,但它仿佛不知道什么是害怕,每个洞口都拼命探身下去要看个清楚,一旦看清楚没有出路,立刻就走开奔向下一个洞口。最后终于被它找到了唯一的那个安全入口,身子一闪就不见了。这时我听到小主说:“你看,我就说葫芦头很拼吧!”当时的我如被闪电击中:这就叫“拼”!在旁边看是一回事,置身其中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刚被放到巴恩斯圆台上的时候,我承认我立刻蒙了,实在是太亮了,亮得让我感到恐惧!但很快我就从惊惧中清醒过来,我必须要“拼”。虽然我已完全不能分辨那个安全的洞口在哪里,但我却完全可以让自己做到“不能停”。我拼命放开四肢奔跑,一刻也不肯停下。终于,我也发现了那些洞口,并且也很快找到了那个唯一的安全入口。就是在那次,我也被小主贴上了“拼”的标签,还得到了BB-8这个名字。“拼,不能停”,也因此成了我的信条,我明白此生的安全就系于此,我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

可现在呢?我还要拼吗?如果小主已经决定想要我的命了,我还要那么拼吗,反正这也是我的宿命……。我得承认,这真是个“要命”的想法。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竟真的不由自主放慢了划动,直到有一口水直呛进鼻子,差一点真要了我的命。那一瞬间忽然有一个念头无比清晰:如果注定会死去,那我宁愿累死,也不要被淹死。我不再四处游荡,固执地回到本该有台子的地方,停留在那里不停地划动。我要让小主明白,BB-8知道哪里是终点,而且永远不会放弃!


注:Richard G. Morris 于1981年和1984年连续发表的两篇文献使水迷宫实验名动天下,三十多年来已然成为学习记忆研究中不可或缺的评价实验。本文中小白鼠BB-8经历的是实验的第三阶段,Probeand Extinction Trials,即探测及消除试验。后面它的遭遇将随着实验的进程继续展开,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