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登陆 | English
关于我们ABOUT首页 > 关于我们 > Gene&I微周刊
公司动态发展历程公司简介公司愿景组织架构企业文化吉安得尔创业平台Gene&I微周刊
小白鼠在水迷宫(四)
时间:2017-04-26  浏览量:5540

如果你爱一只鼠,就把它放进水迷宫,因为这将使他成为“鼠中赤免”;如果你恨一只鼠,就把它放进水迷宫,因为绝望比死亡更加恐怖!——小白鼠

上个月,按实验室小主的安排,作为受试者亲历了为时10天的水迷宫实验。我绝想不到,这10天会成为我的炼狱,也造就了我的重生。

4、选择

再次被放回到暖垫上时,我知道我还是猜错了,小主并没有想要我的命。可是我对小主的意图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我确信水盆里是绝对没有台子的,那我被放下去是为了什么呢?看来这将是迄今为止第一次无法完成的复盘。

后来又被放下去几次,只是出发位置的不同,台子依然不知所踪。我倒生出些无所事事的感觉,台子也没有,总归也不会被淹死。我连墙上的标记也懒得去看了,以至于晚上回到笼子里时,脑子里原本清晰的位置图似乎也开始变得模糊。这次体察小主意图失败对我的打击是巨大的,本来感觉到的那一线生机忽然又变得渺芒:拼,真的能保证我想要的生活吗?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失眠了。

第二天继续的试验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再次看到了露出水面的台子! 

被放下水时,我照例是想游到原来台子的位置,但看起来我的记忆力并没像我想的那样好,脑中渐渐模糊的地图让我刚下水时竟有些不知所措,而就在漫无目的地游动过程中,我看到了熟悉的台子。台子看起来似乎换了个位置,但是管他呢,反正能上去休息就好。后面的一整天仿佛都在重复最开始那一天的试验,这次我学了乖,提前就去看墙上的标记。一天的实验结束时,新的地图已经在我的脑海中形成。台子的位置确实是换了,我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但对我来说无所谓,反正只要有台子有标记,什么也难不倒我。可是临结束前我听到的一句话却足以让我再次失眠:“这批实验快做完了,对照组小鼠是不是可以用到别的实验里去了?”“是啊,到时候记得重新编号”。 

别的实验,别的实验?别的实验!!! 

我忽然明白,我的对照组生涯很可能就要结束了,接下来会是什么样子完全无法预料。巨大的恐惧涌上心头,我四肢无力,瘫软在暖垫上。被小主抓起来送回笼子的路上我目光呆滞地看向四周,仿佛已经是个死人,哦不,死鼠! 

笼子里的垫料已经被换过,熟悉的清香扑鼻而来,只是于我已经毫无意义。我把头深深埋在垫料之中,这是我最不喜欢的姿势,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既然已经失去了命运的眷顾,又何必在意区区的木屑。 

“咕噜”,旁边的笼子传来一声狠狠的咒骂。是的,这就是我们鼠语里的脏话了,平时压力这么大,减压要靠说脏话。自从进入实验序列,我已经听到太多的抱怨以及由抱怨发展成的咒骂,早已麻木不堪充耳不闻,但这一句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葫芦头的声音。我曾经仔细观察过这个疯子,甚至还曾和它共处一室。这家伙每天除了发疯似地跑动,其余时间大都默默地独处。我曾试图和他搭讪,但遇到的只是他充满戒备的冷冷的目光。 

一瞬间,我忽然特别想再和它共处一室。在这样一个绝望的夜晚,我本以为自己会想要一个温暖的陪伴。是啊,我还未曾和哪个姑娘相处过,虽然不只一次地YY过那样的温柔。可是为什么,我现在竟然想要和葫芦头在一起?那冷冷的目光背后,是……,是……,是希望!!!刹那间,仿佛被闪电击中,我忽然明白,这个疯子一定有我们之前完全未能了解的想法! 

我一刻也没有犹豫,开始歇斯底里地喊叫,把垫料扬得到处都是,疯狂地排泄,笼子里眨眼间就遍地屎尿,整个房间都臭气熏天。“拼,不能停”,我很庆幸自己还没有失去这个信条。门终于开了,看到小主略显困惑的脸,我折腾得变本加厉! 

小主把我从笼子里拿出来时,一定没注意到她手中的这只小鼠竟然在双手合十闭目祈祷:如果能得到命运的最后一次眷顾,我希望有机会再次和葫芦头共处一室! 

听到小主关门离去的声音,我慢慢睁开双眼,心里不禁一沉:眼前的小鼠我完全不认识。它又胖又瘸,一道长长的伤疤几乎贯穿了整个背部。不用说,这是一只超级倒霉的“实验鼠”。但是且慢,那双眼睛,那双闪着冷冷目光的眼睛!

“你是……”,我迟疑地发出询问。

葫芦头长久地盯着我,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光芒。

“BB-8?”

我点点头,心中竟然有一丝得意。

“我是葫芦头。”

“你……”

我竟一时说不出话来。它明白我的意思,低头看看自己,嘴角泛起苦笑。

“别说这些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没说话,眼里满是迷惑。它迟疑了一下,向旁边挪动肥胖的身子,漏出一块本来被挡住的笼壁。我仍然报以迷惑。它抬起爪子,在让出来的笼壁上敲了两下。我的心忽然提到了嗓子眼,两眼放出不敢相信的光芒。我一步冲到它敲击的地方,像它一样抬起爪子敲了两下。我没听错,这部分笼壁已经非常薄,离近后更是可以分明地看出变薄的区域接近一个圆形,大小刚好够一只小鼠出入,即使对于现在肥胖的葫芦头也不成问题。笼壁已经非常薄,我相信只要再给我几个小时,一定可以咬出一个大洞来。 

这实在是一个奇迹!我们老鼠天生爱咬东西,这没办法,因为我们的门齿一直在长,如果不咬东西磨掉它们,很快我们就会连嘴巴都张不开。鼠笼一向是我们磨牙齿的好对像,但鼠笼壁太坚硬了,我们从来没想过它能被咬穿。我呆呆地看着这个圆形,心里盘算着葫芦头究竟花了多少时间才能有这样的战绩。 

“别愣着啊,帮我把这个地方咬穿,这样我们就能出去啦!”

葫芦头急切的声音里燃烧着绝境中的希望之火。

“你为什么不自己……”我依然困惑。

“咕噜”,葫芦头又发出一声咒骂,张开双唇给我看。我简直无法相信,它的门齿都没有了。

“前几天不知她们给我吃了什么,我的牙齿突然不再长了,我用尽了最后的牙齿,还是差了这一点”

葫芦头懊恼地指了指那块已经变得非常薄的笼壁。

“可是现在有你,我们今晚就可以出去啦!”

它声音里的那团火现在烧到了眼睛里,也在我的心里雄雄燃烧起来!

时间过得比我想像的要快,当我把笼壁咬出一个葫芦头可以钻出去的大洞,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这实在是一项繁重的体力劳动,我差不多每个小时就得休息一次。每次休息的时候,葫芦头就和我讲外面的世界。它关于外面世界的全部认识,都来自小黑,一只几个月前已经成功逃出去的小黑鼠。

“小黑说,外面大得不得了,你一辈子都跑不过来。”

“小黑说,外面的东西很好吃,我们的鼠粮就像是木头。”

“小黑说,外面还有好多其它老鼠,可热闹了。”

“小黑说,小主的鞋子里面最暖和,不过就是气味不太好”

“小黑说……” 

“小黑今天怎么没来?”,我忽然问葫芦头。它愣了一下,费劲地爬到笼盖上向外张望了一会儿。

“是啊,每天这时候它都会来和我聊上一会儿,怎么今天还没来。不会是……”

葫芦头说着摇了摇头,似乎是想把什么念头从脑海里赶走。

“不会是什么?”我追问。

“不会是……,遇到小咪了吧”

虽然迟疑,葫芦头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小咪?是谁?”

“一只猫,专门吃老鼠!”葫芦头说得轻描淡写。

什么?!这世上居然还有一种专门吃我们老鼠的动物!我的心一下子缩紧了。

“那我们出去,岂不是很……危险?”我迟疑地问。

“在这里就不危险吗?”葫芦头满不在乎地说,伸手试图去挠背后的伤疤,但很快就发现那是徒劳之举。

这句话让我几乎崩溃,原来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一个能被保证的安全! 

洞完成的那一刻,葫芦头兴奋得浑身发抖,以至于出去时身上的毛被划掉了好几块也混然不觉。

“走,我们去找小黑”,它回过头来叫我,眼睛里闪耀着太阳般的光辉。这光辉照在我的身上,但没能全部照到我的心里。 

笼内笼外,是完全不同的世界。如果我留下来,可能会继续成为“对照鼠”,那就保持了安全;但万一成为了“实验鼠”,现在的葫芦头就是我未来的模样。如果我跑出去,就将不再有无限的食水和舒适的垫料,也许明天睡在哪里也不知道,而且还有可怕的猫…… 

我痴痴地蹲在自己咬出来的洞前,沐浴着葫芦头眼中的光辉。它肥胖的身躯后面,窗外已经发白,太阳就要升起,而小主也马上就要来了……

(全文完)


注:Richard G. Morris于1981年和1984年连续发表的两篇文献使水迷宫实验名动天下,三十多年来已然成为学习记忆研究中不可或缺的评价实验。本文中小白鼠经历的是实验的第四阶段,CueReversal,即重建提示试验。本文虽然结束,但水迷宫实验并不就此结束,后面将专文对水迷宫实验进行完整讲述,敬请关注。